2个月前还说2016年净利至少4881万,如今却预亏9400万,海正药业发生了什么?

时间:2014-02-21 16:34:55 点击:

2个月前还说2016年净利至少4881万,如今却预亏9400万,海正药业发生了什么?3月28日晚间业绩预告更正的说明中,海正药业提到两个方面,让海正药业的业绩被吞噬。

3月28日晚间,海正药业(600267.SH)披露的一则公告让其投资者大跌眼镜,当晚其披露2016年业绩预告,预计全年业绩亏损9400万元。而就在1月25日,这家以抗癌药著称、研产销一体化的医药企业还信心满满表示,预计2016年净利润同期增加260%-300%,根据2015年净利润1356万元的数值推算,2016年净利润至少在4881万元以上。

“控股子公司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正辉瑞’)抗感染类药品与抗肿瘤类药品销售业务增长”;“辉瑞卢森堡公司(持有海正辉瑞49%股权)因为特治星供应短缺提供了1000万美元补偿款”,海正药业这些在两个月前披露的业绩暴增的理由还言犹在耳。为何其业绩由盈利骤然跳水从暴增到巨亏,跳水幅度超过800%,其中到底有何玄机呢?

在3月28日晚间业绩预告更正的说明中,海正药业称,一方面“四个处于研发阶段的产品权利分别与3家客户达成协议”,将收到的1.17亿元的第一部分款项确认为收入,但是审计机构认为“产品尚处于研发阶段,未来生产及销售情况存在不确定性”,上述款项无法确认为收入。

另一方面,评估机构对海正药业控股子公司云南生物给出了2448万元的商誉减值考虑,而此前公司并无此判断。

就是上述两条标准,让海正药业的业绩被吞噬了大半。

对此,上交所还给出问询函,要求海正就上述四个在研产品交易以及评估机构的理由作出详细说明。

3月29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海正药业证券事务部,了解上述问询函涉及具体在研产品。不过,一位工作人员回答,“目前无法告知是哪些产品,最迟明晚我们会给出问询回复函。”

不过其表示,“已经同意注册会计师等审计机构对上述财务数据的处理”。

“一般而言,药物从临床,到生产成品,再到销售,都存在着巨大风险,往往转化率很低。” 上海某基金公司王姓基金经理表示,“国际医药巨头比如美国礼来或葛兰素史克也都有产品研发失败的情况,所以审计师认为上述部分款项不能确认为收入很正常。”

而对于云南生物的商誉减值,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评估人士认为,“这家公司主要是做疫苗的,那要看它的疫苗研发或生产是不是达到预计效果,市场反应如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7月,海正药业耗资1.5亿元收购云南生物68%股权,而当时采用收益法评估,云南生物所有股东全部权益评估价值为2.24亿元。

“这个收购方案里肯定有对赌,对赌没达到,调整估值自然有商誉减值。”上海一位负责并购重组的投行人士点明。

不过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似乎对海正药业的业绩下滑并不感觉意外。

“其实2016年第三季度,就可以看出它的业绩明显下滑了,只不过第四季度的时候可能想冲一冲”,史立臣表示,在海正药业面临的业绩困局背后,隐含多重因素。

史立臣分析认为,一方面“海正药业的原料药业务面临同业竞争激烈”,另一方面,“自有制剂的营销队伍没有做起来。”

早在2016年半年报显示,因部分原料药因FDA进口警示暂时不能进驻美国市场,海正药业净利润2034.17 万元,同比下降 44.66%。

此外,海正药业还承受着高负债的压力,据其2016年三季报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其资产负债率为 59.32%,比上年期末相比增加1.94%,财务费用也同比增长31.47%。